35岁生日当天宣布怀孕莎拉波娃希望孩子能平静成长

2022年4月19日,迎来35岁生日的玛利亚·莎拉波娃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在这行文字上面,是她在海滩上的照片——阳光、云朵、海浪、沙滩、比基尼以及她隆起的小腹。

“双重恭喜!”“生日里的新生!”“这条消息足以让我快乐一整天!”祝福纷至沓来。退役两年之后,当年那个在温布尔顿耀世而出的莎拉波娃要迈入人生另外一个篇章了。

5个大满贯、36个巡回赛单打冠军、21周世界排名第一、2004年WTA年终总决赛冠军、2008年联合会杯冠军、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单银牌、职业生涯总奖金额3877万美元……

从2001年转入职业到2020年转身告别,莎拉波娃在网球场上留下了无数不可磨灭的印记,她成为女子网坛和小威并列的偶像级人物——她们都从不同的层面改变了这项运动,也改变了这项运动所依存的世界。

因为莎拉波娃,女性球员乃至女性运动员的“美”得以名正言顺地被讨论、被尊重、被商业化,成为推动网球项目在世界范围内快速发展的因素之一。

和她一起,同时代以及稍晚时候的安娜·伊万诺维奇、玛利亚·基里连科、安娜·查克维塔泽、妮可尔·瓦伊迪索娃都受到人们更多的青睐。

她们就像是21世纪第一个10年里的“Destinys Child”,而莎拉波娃就是其中的Beyoncé。

而当莎娃把WTA的“Strong is beautiful”的口号写在身上时,女性球员的外在和内在、网球运动的个人主义和集体精神都变得统一起来,她是网球世界的头号招牌,也是头号大使。

2020年2月26日,因为持续的伤病以及“禁药事件”以及后续禁赛的影响,一直没有能够找回状态的她决定转身离去。

“如何放下自己知道的唯一的生活?如何离开从孩提时代就训练的场地?如何告别在超过28年的时间里一直支持你的球迷?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所以请原谅我。”

“网球,我要说再见了。网球伴随了我整个成长历程,让大家认识了我,也让我认识了世界。现在是时候选择我的新的篇章了,我会继续向前,继续进步和成长。”

她在社交网站上通过一篇《Vogue》的文章宣布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最后一战停留在当年的澳网,首轮以3比6、4比6不敌赛会的19号种子、克罗地亚名将妮可尔·维基奇。

没有掌声,没有泪水和拥抱,她以干净利落的方式说了再见,一如她过往的那些选择,以一种“大女主”在转身告别时应有的姿态。

伴着她在社交网站上留下的那句“Tennis——Im saying goodbye”,从球员到赛事,从媒体到球迷,从职业网坛到时尚圈、商界等,不同圈层的人们都在脑海里搜寻和她相关的回忆,有珍惜,有惋惜,有不舍,有祝福。

这是她作为球员的成功,也是作为WTA划时代偶像的成功。在漫长的职业生涯里,从少女时期就被WTA、赛事方以及赞助商认真包装的她顺应时代的潮流,最终从一名“被开发者”变成了“开发者”,从被启蒙者变成了启蒙者。

凭借着强大的信念和执行力,莎娃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学习,从组委会、赞助商、经纪公司、传媒、各界好友以及所有合作者的身上汲取营养。

她的社交能力越来越好,对自己的商业能力也越来越有信心——“我希望人们不止注意到我的脸,我可以打球,也可以做很多不一样的尝试。”她一边说着,一边在2012年盛夏将筹备了很久的个人糖果品牌“Sugarpova”正式推向市场。同时,她还自创了香水和防晒霜品牌。

为了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2016年她前往哈佛商学院进修商务课程,学习如何组建和管理团队。此外,她还前往NBA总部实习,在3天的时间内参加了多场运营会议。

女性、球员、创业者、合伙人、企业家、投资人、演员、模特,玛利亚·莎拉波娃的人生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这种宽广的人生态度被浓缩于2017年她的自传里,自传的名字就叫做:《不可阻挡:我迄今为止的人生》。

“我经常会问自己:‘为什么你要写一本书’?”在序言里,俄罗斯姑娘写道:“我会告诉记者们一些事情,但那不是全部。可能现在是打开大门面对问题的好时机,它会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寻找回那些我可能已经遗忘的过去。”

“这是一个关于牺牲和舍得的故事,但也是一个女孩和她父亲一起冒险的故事。”

4岁时,她跟着父亲去索契当地的球场。那是一个位于小公园里的红土球场,公园里有一个小吃店还有一座摩天轮,在摩天轮的顶部可以俯瞰黑海旁边一排排的公寓。她玩得有点累,父亲从包里拿出了网球和球拍,然后她就开始打了起来。

一个金发、膝盖前突的瘦小女孩,拿着一把大号的球拍,开启了她不一样的人生。

其实即便没有这本书,人们也知道为了网球莎拉波娃和她的家庭都经历过什么。但是,在动人的、励志的、最终得到实现的梦想的背后,那些情感和心理上的牺牲,却只有这一家人自己才感受得到。

“我时常感到孤独,我想念妈妈。为了养家糊口,爸爸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然后赶在我睡着之前到家。我慢慢地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学会如何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网球上。我从来不会想到退缩,因为我总是想要赢得更多。”

她从不讳言自己是一位“意志坚定的人”,这种意志伴随着她的职业网球生涯,也伴随着她的整个人生,并成为她在未来将要组建的那个家庭的核心词。

“我是那种一旦投入就会倾其所有的人,所以讨厌‘平衡’这个词。因为它意味着你必须把自己分开,百分之五十放在一件事上,百分之五十放在另外一件事上。”

2017年,她在接受俄罗斯《Vogue》杂志采访时说道:“我当然想要拥有自己的家庭,想要孩子。但是它不可能发生在我还在打球的时候,我不想再接受别人的牺牲了。”

少时的经历让她成为一个非常在乎家人感受的人,她希望为他们遮风挡雨,而不是永远作为他们呵护的对象。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妈妈还非常年轻。我们虽然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但一直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像母女也像朋友。”

“我希望能够和我的孩子也有类似的关系,就像我和我的父母一样。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在一种平静的、安稳的环境中成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